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鬼吹燈Ⅱ之黃皮子墳 >

第一章 趕冬荒

1969年秋天,越南人民反抗美帝國主義侵略的解放戰爭,正進行得如火如荼。而這時候,我做為眾多上山下鄉知識青年中的一員,被知青辦安排在大興安嶺山區插隊,接受最高指示:知識青年到農村去,戰風雪,煉紅心,斗天地,鑄鐵骨。

不知不覺中,時間就過去了幾個月,剛進山時的興奮與新奇感早已不見蹤影,取而代之的是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,我插隊的那個山溝,總共才巴掌那么大點的地方,一共只有二三十戶人家,方圓數百里之內幾乎全都是沒有人煙的原始森林。

屯子里的人靠山吃山,除了在平整的地方開幾畝荒,種些個日常吃的口糧之外,其余的吃食主要通過進山打獵得來,山上的獐子、狍子、野兔、山雞,還有林子里的木耳、菇菌等等,都是好嚼頭,吃飽吃好不是問題。

可那年冬天,山里的雪下得好早,西北風驟然加緊,天氣一下子就冷了下來,眼瞅著大雪就要封山了,大伙還沒來得及儲備過冬的食物。因為往年在秋季,山里的人們,要趁著野豬野兔秋膘正肥的時候大量捕獵,風干臘制儲存起來,用以渡過大興安嶺殘酷漫長的寒冬。

這十年不遇的反常氣候說來就來,秋季剛過了一半就開始下起大雪,然后又緊接著吊起了西北風,獵戶們不免有些亂了陣腳,紛紛挎起獵槍,帶上獵犬,爭先恐后的進山“趕冬荒”,同老天爺爭分奪秒搶時間,全力以赴地套狐貍射兔子,否則再晚一些,山里肯定會刮起只有冬天才刮的白毛風,那可就什么都打不到了,那樣的話整個屯子都要面臨可怕的冬荒。

和我一起插隊的伙伴胖子,最近也正閑得抓心撓肝,恨不得平空生出點亂子出來才好,見獵戶們趁群結伙的進山圍獵,頓時來了興致,摩拳擦掌的跟我商量,打算同獵人們一道進山打幾只人熊。

我對進山打獵的那份熱情,尤其是“套狐貍”一類斗智斗力勾當的熱愛程度,一點都不比胖子少,可平時很少有機會帶槍帶狗去耍個盡興,對于這回的行動我早已心知肚明,支書肯定不會讓我們參加。一是因為我們這幾個知青進山不到半年,已經鬧了不少亂子出來,惹得老支書發了飆,不讓我們再胡作非為,最近他給我們安排的任務,除了看莊稼就是守著林場的木材,全是些個蹲點兒的苦悶差事;二來這次趕冬荒是屯子里的大事,圍獵是集體行動,需要豐富的經驗,以及獵人之間的配合默契,讓知青這種從城里來的生瓜蛋子加入,萬一出了岔子,大伙全部要餓著肚皮挨過嚴冬,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,也絕對不能冒這樣的風險。

我們眼巴巴看著各家各戶抽調出精壯的獵手,組成了“趕冬荒戰斗隊”,帶著大批獵狗浩浩蕩蕩地進山,踏雪開赴圍獵的最前線,我心里真是又著急又上火,即使知道基本上是沒戲,我還是抱著一線希望,又去找支書通融,哪怕給我們知青安排一些后方支援的工作也好,再讓我們在屯子里呆著,非得把人憋壞了不可。

胖子也對支書強調毛主席的最高指示:“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,為了同一個目的走到一起來,我代表我們五個知青向您衷心地請求,請無論如何也要讓我們投入到這場趕冬荒的革命斗爭洪流當中去……”

老支書不等胖子把話說完,就用另一句最高指示扼殺了我們的請求:“別跟我扯犢子,瞎咧咧個啥?毛主席不是還那個啥來著……,對了……他老人家還強調過要反對自由主義,要服從組織安排,這不咱屯子里的人都去打獵,剩下的全是些那個啥婦女兒童老弱病殘,你看這雪下的,萬一有沒找夠食貓冬的黑瞎子摸過來也是個麻煩,我看干脆就這么辦,你們青年們,留下一半守著屯子,八一和小胖你們倆人,讓燕子帶著你們到林場看場去,正好把敲山老頭替換回來,我可告訴你們倆,我不在這些天可不許整事兒知道不?”

我一看果然不出所料,在路線問題上沒有調和的余地,既然話說到這個份上了,我也只好做罷,心中暗地里盤算著到林場附近也能找機會套狐貍,總好過在屯子里開展思想工作那么沒意思,于是跟另外三個知青同伴做別,把鋪蓋卷往身上一背,同胖子一起在燕子的引領下,到團山子下的林場去看守木料。

屯子里有幾戶人家作為知青點,插隊的知青都固定住在這幾戶家里,而吃飯則是到各家輪流搭伙,趕上什么吃什么,燕子這姑娘就是我和胖子的“房東”,她也是個出色的獵手,支書安排她帶我們照管林場,也是擔心林場遭到野獸的襲擊。

燕子失去了進山打獵的機會,倒也沒抱怨,因為知青遠比山里人有知識,尤其是我和胖子這樣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侃能吹的,跟知青在一起的時候,她能了解到她從來沒離開過的這片大山以外的世界,于是她挎上獵槍,另外又攜帶了一些必備的物品,便同我和胖子出發了。從屯子到林場要翻一道嶺子,轉兩道山坳,路程很遠,一路上西北風刮得嗷嗷直叫,卷得地面樹梢的雪沫飄飄灑灑地漫天亂舞,加上天空即使在白天也是灰蒙蒙的,使人分不出是不是始終都在降雪,我用狗皮帽子把腦袋裹得嚴嚴實實,可風還是把腦袋抽得漸漸麻木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bozrug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七星彩走势图2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