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鬼吹燈Ⅱ之黃皮子墳 >

第二章 黃皮子墳

“遮了天”這個綽號大概是取自和尚打傘——無法無天的意思,民間風傳他早年當和尚的時候救過黃大仙,一輩子都有黃皮子保著,誰也動不了他。這當然是謠傳了,實際上他不僅沒救過黃皮子,反倒是還禍害死不少。

剿匪小分隊追擊他的時候,正好山里的雪下得早,天寒地凍,最后在一個雪窩子里搜到了“遮了天”的尸首,他是在一株歪脖子樹上,上吊自殺的,在他尸首的對面,還吊死了一只小黃皮子,死狀和他一模一樣,也是拴個小繩套吊著脖子,這一個人和一只黃皮子,全吐著舌頭,睜著眼,凍得硬挺挺的。

胖子故弄玄虛,說得繪聲繪色,扮成吊死鬼吐著舌頭的模樣,把燕子唬得眼都直了,我卻對此無動于衷,因為這件事我聽胖子說過無數次了,而且“遮了天”的死法也太過詭異,若說他自己窮途末路上吊尋死,以此來逃避人民的審判倒也說得通,可對面吊死的那只小黃皮子可就太離奇了,“遮了天”一介胡匪,何德何能?他又不是明末的崇貞皇帝,難道那黃皮子想做太監給他殉葬么?

燕子卻不這么認為,她對胖子所言十分信服,因為當地有著許多與之類似的傳說,傳說黃大仙只保一輩兒人,誰救了黃大仙,例如幫黃大仙躲了劫什么的,這個人就能受到黃大仙的庇護,他想要什么,都有黃皮子幫他偷來,讓他一生一世吃穿不愁,可只要這個人陽壽一盡,他的后代都要遭到黃大仙的禍害,以前給這家偷來的東西,都得給倒騰空了,這還不算完,最后還要派一只小黃皮子,跟這家的后人換命,燕子覺得那個土匪頭子“遮了天”,大概就是先人被黃大仙保過,所以才得了這么個下場。

解放前在屯子里就有過這種事,有個人叫徐二黑,他家里上一輩兒就被黃大仙保過,有一年眼看著徐二黑的爹就要去世了,一到晚上,就有好多黃皮子圍著徐二黑家門口打轉,好象在商量著過幾天怎么禍害徐家。黃皮子實在是欺人太甚,徐二黑發起狠來,在門口下了絕戶套,一晚上連大帶小總共套了二十幾只黃皮子。山下有日本人修的鐵軌,正是數九嚴冬滴水成冰的日子,徐二黑把這些黃皮子一只只割開后脊梁,全部活生生血淋淋地按到鐵軌上,黃皮子后背的熱血沾到鋼鐵立刻就凍住了,任憑它們死命掙扎也根本掙扎不脫,徐二黑就這么在鐵路上凍了一串黃皮子,天亮時火車過來,把二十幾只黃皮子全給碾成了肉餅。

結果這下子惹了禍了,一到了晚上,圍著屯子,漫山遍野都是黃鼠狼們的鬼哭神嚎,把屯子里的獵狗都給震住了,天蒙蒙亮時有人看見黑壓壓的一片黃皮子往林子里躥走了,接著又有人發現徐二黑上吊自殺了,死法和胖子所講那個故事中土匪頭子的下場完全一樣。

胖子和燕子胡勒了一通,吹得十分盡興,山外那場轟轟烈烈的運動正在掃除一切牛鬼蛇神,這場運動也理所當然地沖擊到了大興安嶺山區,就連屯子里那位只認識十幾個字的老支書,一到開會的時候都要講:“毛主席的革命路線是在正中間的光明大道,左邊一個坑是左傾,右邊一個坑是右傾,大伙一定不能站錯隊走錯路,否則一不留神就掉坑里了?!彼晕覀內嗽诹謭鲂∥葜兄v這些民間傳說,未免有些不合時宜,不過我們這林場山高皇帝遠,又沒有外人,我們只談風月,不談風云,比起山外的世界要輕松自在得多。

燕子讓我也講些新聞給她聽,外邊的天又黑又冷,坐在火炕上嘮扯有多舒服,但是我好幾個月沒出過山了,哪有什么新聞,舊聞也都講得差不多了,于是就對她和胖子說:“今天也邪興了,怎么你們說來說去全是黃皮子?團山子上有道嶺子不是就叫黃皮子墳么?那里是黃皮子扎堆兒的地方,離咱們這也不遠了,我來山里插隊好幾個月了,卻從來都沒上過團山子,我看咱們也別光說不練了,干脆自力更生豐衣足食,連夜上山下幾個套子,捉幾條活的黃鼠狼回來玩玩怎么樣?”

胖子聞言大喜,在山里沒有比套黃皮子和套狐貍更好玩的勾當了,當時就跳將起來:“你小子這主意太好了,雖然現在不到小雪,黃皮子還不值錢,但拎到供銷社,換二斤水果糖指定不成問題,咱們都多少日子沒吃過糖了,我他媽的要是再不吃糖,可能都要忘了糖的味道是辣還是咸了,光說不練是假把式,光練不說是傻把式,連說帶練才是好把式,咱這就拿出實際行動來吧……”說著話一挺肚子就躥下火炕,隨手把狗皮帽子扣到腦袋上,這就要動身去套黃皮子。

燕子趕緊攔住我們說道:“不能去不能去,你們咋又想胡來,支書可是囑咐過的,不讓你們搞自由主義整事兒,讓咱們仨好好守著林場?!?

【記住網址 www.bozrug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七星彩走势图2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