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鬼吹燈Ⅱ之黃皮子墳 >

第三章 夜擒

明月照殘雪,朔風勁且衰。我們潛伏在紅松樹后,雖然筑了雪墻擋風,但畢竟是在下風口,時間一久,還是被凍得絲絲哈哈的,當真是有些熬不下去了,可就在這時,終于有了動靜,我急忙把手往下一按,低聲通知胖子和燕子二人:“噓……元皮子來了?!?/p>

雖然我們平時提起黃鼠狼,都以“黃皮子”相稱,但在山里有個規矩,看到黃皮子之后,便不能再隨隨便便提這個“黃”字了,因為大興安嶺自古以來多出金礦,山里人常說“三千里大山,黃金鑲邊”就是指的這個意思,這地方有山就有溝,有溝就有金,但那都是解放前的說法,按傳統觀念來講,是黃皮子和黃金犯沖,都是老黃家,所以套黃皮子或是尋金脈的時候,絕不能提這個“黃”字,要以“元”字代替,否則一定撲空。

瞄見“黃皮子墳”那邊有動靜,我們仨立刻來了精神,特別是我跟胖子,自從上山下鄉以來,我們倆當紅衛兵的“剩勇”沒地方發泄,拿腦袋撞墻的心都有,此刻下意識地把套黃皮子的勾當,當成了正規的作戰行動,全身心地投入其中,就甭提有多認真了。

我凝神秉氣透過偽裝去觀察雪丘上的動靜,只見有個長長的脖子,頂著個小腦袋從雪丘后探了出來,兩只大眼睛閃著靈光,警惕地轉著腦袋左顧右盼,過了良久才完全把身體暴露出來,看到此處,燕子悄聲低呼:“是母的,這皮毛真好!”

我心中也不禁驚呼一聲,以前在屯子里見過不少被人捉住的黃皮子,有死的也有或的,活的一個個賊眉鼠眼,死的就更別提了,怎么也和“好看”二字不沾邊,但此時出現在前方的那只森林精靈,皮光毛滑,倆眼賊亮,氣度與神態皆是不凡,站在雪丘上宛如一位身段婀娜的貴婦人,不知為什么,我看到它后第一感覺那是個人,而不是一只獸,心想這大概就是山里人常掛在嘴邊,時常靈驗的“黃大仙姑”吧?捉幾只小黃皮子太沒意思,正好撞上點子,要捉就應該捉這只出乎其類的母黃皮子。

這位“黃仙姑”,可能是從附近哪個樹洞里溜出來覓食兒的,由于我們埋伏的地方甚遠,它雖然十分警惕,但顯然沒能發現到我們的存在,開始圍著我們設下套的“皮餛飩”打起轉來,它走得慢條斯理不慌不忙,似乎并不饑餓,對那皮囊中傳出的雞毛混合蛋清的氣味也不太在意,只是對形狀古怪的皮囊心存好奇,但又有幾分懼怕,輕易不敢過去看個明白。

胖子有些焦躁:“這騷皮子怎么不上套?”想找燕子要獵槍去打,我把他的動作按住,開槍就成了打獵,一開槍那皮子就不值錢了,而且最中要的是,那樣就失去了套黃皮子的最大樂趣,這件勾當好玩就好玩在要跟黃皮子斗心思,看看我們偽裝的“皮餛飩”究竟能不能讓它中套,趴冰臥雪等了這么久,等的就是這一刻,一定要沉住氣。

我估計“黃仙姑”不可能不餓,它一定是在做激烈的思想斗爭,也許它的黃鼠狼老祖宗曾傳下一條信息,世上有那么一種有進無出的“皮餛飩”,鉆進去的黃皮子肯定會被獵人活活剝了皮子,可它并不敢確定眼前這皮制的囊子,就是那傳說中害了無數黃皮子性命的“皮餛飩”,怎么看這皮囊都沒什么特別之處,與常見的陷阱套夾都不一樣,顛過來倒過去地看都不象有危險的東西,而且這皮囊中發出一股股神秘的氣味,不斷撩撥著它的心弦,刺激著胃液的加速涌動……

我一邊偵察,一邊揣摩著“黃仙姑”的心理活動,盡可能把套黃皮子的樂趣發揮到極至,人們說:要飯的起大早——窮忙活,我和胖子等人在山勾里呆的時間長了,弄不好這輩子就扎根在這干革命了,但除了窮忙活之外,也極有必要找點娛樂項目,只是平時在屯子里被老支書看得緊,沒機會到山里去玩,一天到晚除了干活就是學習,背不完的語錄指示,寫不完的斗私批修心得,除此之外最大的事情就是算著自己當天賺了多少工分,又因為偷懶被扣了多少工分,我和胖子都是心野之輩,耐不住寂寞,難得這次有機會進山套黃皮子,更何況遇上這么一只“黃仙姑”,只有過了“小雪”這一節氣,山上獸類的皮子才值錢,可即使現在看來,這黃仙姑身上的皮子,換十斤水果糖是不成問題了,我們心中竊喜,越來越是興奮。

我隱隱有些擔心,害怕自己得意忘形,一不留神驚走了“黃仙姑”,可怕什么來什么,胖子蹲了半宿,存了一肚子涼氣,看見“黃仙姑”一高興,沒提住氣,放了個回音裊裊七拐八繞的響屁,我和燕子聽見他放這個屁,心里頓時涼了,到嘴的肥肉要跑了。

常言道:“響屁不臭?!钡怀羲彩瞧?,這點動靜足以驚了雪丘上的“黃仙姑”,此時那黃皮子正好轉悠到皮囊口的下方,也就是夾在我們埋伏之處與“皮餛飩”陷阱中間,它本來已經打算鉆進皮囊了,正在將鉆未鉆之時,被胖子這個屁驚得全身的毛都乍了起來,遠地蹦起多高,一弓身就要象離弦之箭般逃向密林深處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bozrug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七星彩走势图2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