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鬼吹燈Ⅱ之黃皮子墳 >

第十五章 蚰蜒鉤

草原的天空,仿佛存在著一個無影無形的幽靈,雖然我們的眼睛無法去辨認它,但那些被天空吞噬的野雁和牧牛,以及驚慌不安的坐騎,都表明了冥冥中,真真切切地有種不為人知的可怕事物,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,我們被迫選擇回避。

剛開始誰也沒有注意到,“老羊皮”所騎乘的那匹退役軍馬,竟然帶我們逃進了那個草原牧民的噩夢“百眼窟”,這片稱為“百眼窟”的丘陵地帶,是位于草原與荒漠交界之處,我們所來的東面是茫茫草海,再向西則是一望無際的蒙古大漠,中間被一片丘陵般起伏的山地隔斷,形成了典型的荒漠化草原植被地帶。

眼前的這片山坳中野草叢生,古樹交錯,如果從高處望下來,這地方也許會象一個黑綠色的巨大陷阱。當時天氣雖然晴朗,可地勢低洼,風吹不進來,只見齊腰深的亂草間飄蕩著一縷縷霧氣,里面還散發出陣陣腐臭,老羊皮指著山坳深處告訴我們,“百眼窟”的確切位置,實際上是在山坳的灌木叢里,當年他兄弟就是被土匪脅迫著走進了這條不歸路。

我問老羊皮幾十年前他在這親眼看到的妖龍在哪里?是在這片山坳的上空嗎?老羊皮說那時候可沒見到有這么多霧,山坳里就是一片密林,可現在不知道怎么有這么大水霧,看草木密集的深處,霧濃得幾乎都要化不開了,上次看見龍的地方現在都給霧遮住了。

我們在馬上向林子里張望了幾眼,越向深處霧氣越是濃重,這種情況下,如果那里面真藏了什么,不摸到跟前根本就看不到。老羊皮催促著我們趁現在能走趕緊離開,在這鬼地方停留太久,要是真出點什么意外,恐怕想走就來不及了,眼下牧牛是找不回來了,回去后是要打還是要罰也都認了,總別留在這送了性命好些。

雖然我和胖子忍不住想進林子里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,可考慮到丁思甜和老羊皮的人身安全,只得打消了這個念頭,當下撥轉馬頭便要離開,老羊皮更是不想在此多耽半刻,想撿近路打馬翻過一個草丘,不料這坡低下有許多隱蔽的鼠洞,平時洞口都被荒草覆蓋,根本看不出來,牧民們最怕的事,便是將馬腿陷進鼠洞,那樣很容易導致馬的腿骨折斷。

丁思甜的坐騎棗紅馬剛好踏到這么一個鼠洞,洞口都是草根沙土,加之又是陡坡,馬匹自重本就不輕,踩塌了鼠洞后馬足陷落,棗紅馬載著丁思甜當即向側面栽歪了一下,只聽那馬一聲悲嘶,前腿徑骨頓時折了。

所幸丁思甜身子輕,被失去重心的棗紅馬一甩,滾落到了長草上并未受傷,饒是如此,也驚得花容失色,她身子單薄,如果被載倒的馬匹壓住至少會受重傷。

我們見同伴落馬,都吃了一驚,立刻帶馬止步,見丁思甜只是摔了一身的黃土草屑,這才把心放下,我剛想翻身下馬,卻一眼瞥見被棗紅馬踩塌的老鼠洞中,有只受了驚的灰白色野鼠躥了出來,野鼠三角腦袋上的兩只小眼睛閃著恐懼的光芒,它大概正在洞里閉目養神,被突如其來的馬蹄驚得不輕,慌亂中逃躥起來也完全顧不得方向,“嗖”的一下從丁思甜身邊躥了過去。

從馬上落地的丁思甜,仍是驚魂未定,見突然有只毛茸茸的大老鼠從眼前跑過,這野鼠又肥又大,都塊趕上小一號的貓了,而且離得這么近,鼠毛都快蹭到臉上了,嚇得她喊了一聲,急忙縮頭躲避。

據我對她的了解,丁思甜膽子不小,在女知青里算是出類拔萃的人物了,但剛才事出突然,她的這一聲驚呼也算是出類拔萃了,連那只野鼠都被她嚇了一跳,全身一哆唆原地蹦起多高,野鼠身在空中還沒落下,丁思甜身后的草叢中亂草一分,從中探出一條長得見首不見尾的“黑斑蚰蜒”,那蚰蜒形似大蜈蚣,全身暗黃泛綠,由于活得年頭久了,遍體皆是黑癍,口邊的腮腳鉤爪極銳,一口將躍在半空的野鼠銜住,腮腳鉤爪上的小孔內通毒腺,一旦捕住活物隨即就會注入毒液,那野鼠連掙扎都沒來得及就送了性命。

這條蚰蜒可能平時伏在草中掠食,丁思甜落馬滾到它身前,正打算出來咬人,可那倒霉的大老鼠先撞上了槍口,這倒救了丁思甜的性命,否則它早已悄然無聲地咬住了丁思甜,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,我和胖子、老羊皮三人到了這會兒才反應過來,剛開始看這怪物這么多腳,以為是條大蜈蚣,可定睛一看,對足比起蜈蚣要少很多,只有十來對,對足的長度驚人,比它的身體還要寬許多,最后一對尤長,這才知道是蚰蜒,齊聲喊叫著催馬去救丁思甜。

蚰蜒一口吞了碩鼠,那野鼠雖大卻哪里填得滿它的胃口,須爪撓動,轉頭又去咬丁思甜,丁思甜畢竟當過紅衛兵,大串聯風暴和廣闊天地中歷練過幾年,此時面臨危機,雖然心里十分驚慌,但手腳還能活動,見那蚰蜒伸開腭足咬來,趕緊用手撐地,把身體向外滾開躲閃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bozrug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七星彩走势图2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