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神墓 >

第六卷 古仙遺地 第七章 相逢

    第七章 相逢

    有的人可能很普通,一輩子平庸而過,有的人可能會很不凡,伴隨不凡人生而終。這兩類人不管平庸還是不凡,對于他們來說,生活總是沒有太大的波瀾,平庸的人早已麻木于平庸,不凡的人早已習慣于不凡,生活始終沿著不變的軌道前進。

    如果生來平庸,就這樣庸庸碌碌生活一輩子未嘗不是一種幸福。

    但人世間的事情總是那樣復雜,許多事當事人根本無法做主,許許多多「莫名」、「陰差陽錯」的事情發生人們身上,發生每一個人的身邊。

    如果上蒼賜予了一個人極佳的天賦,令他年少時便初露崢嶸,那么這個人未來的道路似乎也預示著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但世事總是難以意料,一個人的命運往往一瞬間會發生轉變。

    當一個高高上的人,突然間從五彩繽紛的云端跌落而下,他心中的失落感可想而知。對于上蒼來說這也許只是一個小小的操作失誤,但對于一個少年得志、意氣風發的少年來說,這可能是為悲慘的事情。

    辰南十六歲那年,修為莫名其妙停滯不前,且隨后開始大幅度下降,這對于他來說無異于晴天霹靂。

    一個人若開始時就很平庸,那么即使一輩子平庸下去,也不會感覺到任何不妥,不會因此而感覺到痛苦。但對于一個曾經被人夸贊為天才的人來說,突然淪落為平庸,這種痛苦大于死亡。天才剎那間成為庸才,這巨大的轉變任何人也無法接受。

    不凡突然歸于平凡,天才突然歸于平庸。辰南遭逢巨變,幾乎瘋了,拼命苦修玄功,但事實再次證明他真的已經成為了一個廢材。

    習慣于光環繚繞、美詞于前,巨大的落差令他幾乎有了輕生的想法。此后的一年當中他整日渾渾噩噩,感覺生活一下子失去了色彩。

    不甘于平庸,卻只能平庸。冷嘲熱諷已經令他麻木,苦澀、寂寞的煎熬已經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辰南那原本五彩繽紛的世界變的灰暗無光,巨變使他的人生道路發生了轉折,離原來的軌道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他意志消沉之際,他的父親曾輕輕嘆道:「人生需要磨礪,苦難也是一筆寶貴的財富?!沟菚r早已失去了昔日的雄心,功力倒退的同時他的信心似乎也已磨滅。

    他母親勸導他去游歷天下,慢慢放下心中的包袱。辰南聽取了他母親的勸導,從此遍游名山大川,足跡遍布了仙幻大陸的許多地方。

    相逢是一種緣分,離別后不斷相逢,便是奇緣。

    雁蕩山素有「海上名山」,「寰中絕勝」之美譽,被稱為華夏國東南第一山。雁蕩山因「崗頂有湖,蘆葦叢生,結草為蕩,秋雁宿之」而得名。

    辰南走訪名山古跡,本無游玩之情,不過是為排解心中郁悶而已。半年之后他來到了雁蕩山,這里的美景令他心曠神怡,使他不由自主多徘徊了十幾日。

    這里景色優美,風景無數,眾多詭形殊狀的峰嶂洞瀑,錯落分布于群山之內,曾有人嘆道:「欲窮雁蕩之勝,非飛仙不能!」

    這十幾日間,辰南流連于各個風景絕佳之地,這期間他總是不經意間看到一個女孩,不過每次只是看到那美麗之極的背影而已。

    這風景秀絕的名山,看到游覽之人毫不為奇,但巧的是那個女孩觀賞風景的路線似乎與辰南相同,只不過一前一后而已。

    辰南有幾次都忍不住想上前去和那個女孩打個招呼,但幾次又忍了下來。萍水相逢,貿然上前似乎有些唐突。再者,以他此時心境不愿和人多作交談,完全是一副鴕鳥心態。

    第七次看到女孩的背影時,前方的女孩停了下來,展現辰南眼前的是一副絕美的容顏,不沾染絲毫塵世氣息,宛若謫落的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白衣飄飄,秀發輕揚,一雙靈動的美目正一眨不眨的看著他,無雙的容顏上帶著一絲不快之色。

    「壞人,你為什么總是跟著我?!股倥鷼獾臉幼雍芸蓯?,竟然如同孩童一般嘟起了小嘴。但這并非做作之態,從那清亮的眼神可以看出,這完全出于自然。

    一個人的雙眼是他心靈的窗口,女孩的雙眼如清泉一樣清澈,如星辰一樣明亮,那純凈的眼神預示著這是一個非常純真的少女。

    面對那美麗無雙的容顏,辰南感覺有一絲震撼,如此國色天香這深山之中宛若精靈、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「為什么不說是你無緣無故總我眼前晃?」

    「壞人,不要為自己找借口。我不要你跟著我,這里有兩條道路,通向相反的方向,我們一人走一條?!?br />
    前方是一個岔道口,女孩當先向一條道路走去。辰南笑了笑,走向了另一條道路。

    兩人相背而去。

    辰南回頭看了一眼,而后大步向前走去。那絕對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女孩,似乎還保留著年幼時的純真,不然也不會把一個「跟蹤」她七、八天的人僅僅稱為「壞人」。

    這樣清麗脫俗的少女似乎不屬于塵世,純純的話語,天真的行為,似乎根本不諳世事。

    辰南甩了甩頭,繼續游覽雁蕩山奇景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就此和女孩錯過,巧相逢的事將成為一段還算不錯的回憶。但有時人真的要相信緣分,五天之后兩人竟然再次相遇。

    兩人都有些驚訝,女孩好奇的問道:「為何這么巧,我怎么又碰到了你?」

    「是啊,真的很巧?!?br />
    女孩認真的想了想,道:「壞人,你是不是故意跟蹤我?」

    「當日我們走的道路不相同,現我們又是從相反的方向而來,是相逢,而不是跟蹤?!?br />
    女孩偏頭想了想,道:「還真是這樣哦,不過師傅說這個世上不能相信任何人,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繞到前邊去的?!?br />
    女孩肌膚似雪,這景色秀佳之處,真如瑤池仙子一般。但她此時一臉認真的模樣,卻顯示出她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,天真的話語一下子將辰南逗樂了。

    「呵呵,你師傅說不要相信任何人,那你相信你師傅的話嗎?」

    「當然相信,我只相信師傅的話,不過師傅不了……」女孩絕美的容顏現出淡淡的憂傷,話語也越來越低。

    辰南心中已經猜出了大概,輕聲道:「除了你師傅外,你沒有別的親人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……我為什么要告訴你?」

    「其實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壞人?!?br />
    女孩似乎很快擺脫了剛才那淡淡的憂傷,她認真的看著辰南,道:「我也覺得你不像壞人,不過和我沒關系,我要走了?!?br />
    「等一等,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?」爾虞我詐的現實社會,能夠碰到這樣一個保持稚子之心的純真少女,辰南真的感覺很意外,后忍不住問起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少女眨了眨一雙靈動的大眼,認真的道:「我不想告訴陌生人?!?br />
    「那好,路上小心一些,你師傅說的話有一定的道理,真的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?!钩侥嫌行?,這樣一個純真的女孩很容易受騙,受到傷害。

    「謝謝你,不過我不會走進城鎮,我師傅說的對,那里的人都很壞,我只去有山有水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這些話證實了辰南的猜想,女孩常年生活大山中,根本沒有接觸過外界的社會,這樣的環境才能夠令她保持著那分純真。

    看著女孩輕盈的向前走去,辰南揮了揮手,道:「路上小心,希望我們還能夠相見?!?br />
    女孩回眸道:「天下很大,我們肯定不會再相見了?!菇又窒駛€孩子一般俏皮的笑了起來,道:「如果我們還能夠相見,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?!?br />
    看著那淡然出塵的背影,辰南笑了笑,剛才女孩那些毫無心機的話語似乎令他煩悶的心情開朗了許多。

    第二天辰南也離開了雁蕩山,他一路南下,欣賞到了大草原的民俗風情;看到了南衡山脈中的古怪部落;后如仙境一般的昆侖流連數日后開始回返。

    近一年,他走訪了無數名山大川,他似乎真的漸漸放下了心中的包袱,已經不再像先前那般消沉。離家已經近一年,他決定回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路經雁蕩山時,辰南忍不住停了下來。一年來他攀登過不少名山,雁蕩山無疑是當中比較出眾的一座,奇峰怪石、古洞石室、飛瀑流泉,景色秀佳。

    第二次走進雁蕩山,他再次被這里的奇景深深吸引了。

    懸崖疊嶂,聳峙嵯峨;茂林幽谷,曲折迂回;飛瀑流泉,碧潭清澗。

    他一道瀑布前站立良久后,沿著河岸向下走去。下游,湍急的河水漸漸平緩下來,兩岸不知名的野花散發著陣陣清香,這種自然的芬芳令辰南深深陶醉。

    就他心曠神怡之際,驀然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個如精靈、似仙子般的女孩正赤著腳河邊蹚水,光潔如玉的小腳丫泛著惑人的光澤。正是三個月前,那個純真無比,雁蕩山與辰南數次相逢的女孩。

    女孩似乎剛剛自河水中出浴,略濕的頭發上帶有點點水滴,清麗脫俗的容顏,灼若芙蕖出淥波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自上游走來,女孩急忙逃出河水,快速穿上了鞋子。當她細看之下,認出辰南時,驚訝的張大了嘴巴:「是你……」

    「呵呵,是我?,F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?」

    女孩有些不好意思,臉色微紅,道:「你怎么又來了?」

    「路過雁蕩山,忍不住再次進來游覽一番?!?br />
    「啊,原來是這個樣子,和我一樣哦?!?br />
    「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?!?br />
    女孩燦爛的笑了起來,道:「我叫雨馨,一個雨夜,被師傅花叢中撿到的?!?br />
    女孩那甜甜的笑容,輕柔的話語令辰南有一股心痛的感覺。

    一個棄兒,自小和師傅深山中長大,沒有玩伴,沒有朋友,只有一個相依為命的師傅,然而師傅又已經離去了……

    「我叫辰南,希望能夠和你成為朋友?!?br />
    「朋友?」女孩的笑容不見了,聲音低低的道:「我從來沒有過朋友,師傅不了,只剩下我自己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如果你愿意,我們以后就是朋友?!顾幸还杀Wo這個女孩一生一世的沖動,女孩的身世太可憐了,辰南對她充滿了憐惜。

    「呵呵,好啊,我終于有朋友了?!褂贶昂芸鞌[脫了悲傷的情緒。

    但她越是這樣,辰南越覺得有一股心酸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走過去,輕輕將她擁入懷中,憐愛的拍了拍她的后背,道:「以后我會把你當作親妹妹一般來照顧,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?!?br />
    雨馨有些慌亂,輕輕一掙,一股大力立刻向辰南涌去,將他推出去足有半丈距離。辰南暗暗驚駭,這個女孩的體內竟然隱藏著一股超強恐怖的內力。

    雨馨認真的道:「對不起,師傅說過,不能讓男人碰我?!?br />
    辰南笑道:「傻瓜,你沒有明白你師傅的話,有些男人的確很壞,但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那樣。跟我一起離開大山吧,我帶你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,讓你看看人與人之間是怎樣相處的?!?br />
    「我不去,你也別去好嗎?我們剛成為朋友,我不想立刻又失去你?!?br />
    「為什么?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,你會明白很多事情的?!?br />
    「我有些怕,師傅說外面的人很壞,要我只呆山中,遠離城鎮?!?br />
    辰南明白,女孩的師傅知道她心性單純,怕她吃虧,才這樣告戒她。雖然這種保護非常不可取,但還是能夠看出女孩的師傅對她的關愛。

    「有我保護你,沒有人能夠傷害你?!?br />
    「可是……我還是有些害怕,師傅說外面的人吃人不吐骨頭?!?br />
    「人與人之間雖然經常發生一些丑惡的事情,但并不都如你師傅說的那樣,到了外面你就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「真的嗎?可是……我覺得呆大山中很好啊,干嗎非要出去?」

    「山中雖然風景優美,少了塵世的喧囂,但外面的世界也很精彩,一個人若是游離于整個人類社會之外,他的人生是不完美的,少了很多的樂趣?!?br />
    「真的嗎?你沒有騙我吧?」雨馨顯然已經意動,她心中所想皆掛臉上,不像常人那樣隱藏心里。

    「真的,我帶你去熟悉一下城鎮生活,保你會喜歡,我保證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?!?br />
    「好吧,讓我想一想,我們先雁蕩山呆上幾天?!褂贶皬臎]有走進過城鎮,日常所需都是一些偏僻的小山村換取的,突然要走進城鎮,和許多人生活一起,她著實有些恐慌。

    「不要怕,我說過,我會保護你的?!?br />
    幾天后,辰南的勸說下,雨馨終于和他一起走出了大山。
【記住網址 www.bozrug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七星彩走势图2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