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神墓 >

第十七卷 第二章 東土主宰者

    第二章 東土主宰者

    辰南一動不動的望著對面那個青年男子,他面上雖然平靜,但心中著實震撼無比。對方竟然懂得他的家傳玄功,既然不是他傳出去的,毫無疑問,對方的師門不是當年辰戰所創,就是他們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辰戰留下的功法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?”辰南面無表情的注視著對方。

    此刻,青年男子慢慢平靜了下來,道:“我是誰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真的是辰戰之子嗎?”他眼中泛著懾人心魄的寒光,逼視著辰南,道:“你是一個死而復活的人?”

    辰南心中涌起滔天巨浪,他著實震驚到了極點,這個天大的秘密,世上除了他自己之外,本無一人知曉才對,但對方竟然一口道破了其中的隱秘,他險些大叫出來。

    這其中定然有隱情!辰南冷冷的注視著對方,他發覺自己非常的被動,眼前的青年似乎知道他的過去,然而他卻對對方一無所知。

    青年男子冷靜的觀察著辰南的反應,后他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,道:“看你的反應,這竟然是真的,是真的?這怎么可能?這怎么可能呢!”

    天大秘密竟然被人道破了,辰南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著,冷汗已經浸透了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哼,你胡說八道什么,鬼才明白你的意思?!背侥侠浜叩?,對于這個來歷不明的青年男子,他不想完全暴露自己,雖然可能已經無法掩藏身份了,但他不能就這樣承認。

    青年男子神色有些復雜,他看著辰南,久久未語。好半天之后。他眼中突然射出兩道寒光,森森寒意向辰南籠罩而去,無形的殺氣場內彌漫。

    “很簡單,我出手相試一番便知曉了。不過,你可要多加小心了,不然可能性命不保?!贝丝糖嗄昴凶釉俅位謴土俗载摰纳裆?,他傲然的道:“記住,我叫杜宇?!?br />
    “小杜。我們又沒有問你,你干嗎急著介紹,其實辰南他一點也不想知道,你又不是美女?!边h處的小龍眨動著大眼,一副天真寶寶的樣子,那里不滿地嘟囔著。

    “哼”杜宇冷哼了一聲,似乎知道小龍難纏,并不和它答話。他解下長衫。抖手便甩了出去,長衫如一桿標槍一般穿空而去,直直飛出去幾十丈距離,而后砰的一聲穿進了原野上的一塊巨石當中。

    如此功力,令辰南動容。杜宇的修為實太強悍了。

    辰南也解開長衫,隨后又將背后的方天畫戟和腰間的長劍摘了下來,向后方拋去。

    杜宇很自負,傲然笑道:“居然將混天道的神戟扔了。你以為沒有兵器可以勝過我嗎?”

    “哼”辰南冷哼了一聲,道:“希望你真的有自傲地本錢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實話和你說吧,你會的功法,我都修煉過。而且我現的功力比你高,你憑什么?你有什么能力和我斗?”杜宇很囂張,神色間還有一絲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辰南顯然注意到了對方的神情,不過他實想不明白何時得罪了這樣一個強敵,從開始到現他一直探究對方的實力。由開始的結論五階初級到現的模糊不定,令他無比的驚疑,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對方。

    這當真是一個可怕地青年,自辰南出道至今,他還從來沒有碰到過一個五階的青年高手,或許只有東大陸龍家那個奇才龍舞的哥哥潛龍有這樣的修為吧。

    如今正邪圣地的傳人已經是東大陸頂尖地青年高手,然而這個默默無聞,不知何來歷的青年竟然比那些圣地傳人還要可怕。當真讓人心驚。

    現階段。若論實力,恐怕只有夢可兒才能夠和眼前的青年相提并論。因為她體內封印著一股強橫無比的力量,同樣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“我再問后一次,你到底是誰,為何會我地修煉功法?”

    “等你臨死前我或許會告訴你?!?br />
    辰南不再說話,揮手向前猛力拍出一掌,塵沙飛揚,大地輕顫,洶涌澎湃的掌力如滾滾長江,似滔滔大河,奔騰咆哮,向前沖擊而去。

    兩人之間地表上的草木、石塊,如暴風中的雪花一般,剎那間被卷上了高空,而后又如炮竹般爆裂,灑下漫天沙塵。

    不過這剛猛的掌力萬難奈何杜宇,他同樣拍出一掌,金黃色的光芒瞬間便將那黑色的真氣抵擋住了,而后兩股狂霸的掌力沖撞、抵消,震耳欲聾地“隆隆”聲中漸漸消散、消失。

    辰南向后退了幾步,杜宇巍然不動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說過了,你會的功法,我全會。而且我的功力比你高深,你根本不是我對手?!倍庞罾湫χ?。

    “你確定能夠殺死我?”辰南并未因不敵,而顯出沮喪之色。

    杜宇神色倨傲,道:“自你出世以來,你所經歷的事情,我們已經調查的清清楚楚。你現的修為不過四階大成階段,而我卻已經達到五階初級境界,即將攀升至五階中級,剛才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,你已經死于非命了?!?br />
    辰南平靜的道:“我想你似乎忘記了一件事情,兩個月前我一天之內干掉了四個五階高手,那時我的修為也是四階大成境界?!?br />
    “這有什么?!倍庞钍肿载?,傲然道:“我們所修煉地玄功非同尋常,小成之后便不能夠以常理度之。你雖然身處四階境界,但玄功通體之后,完全有能力和五階高手一戰。如果大山中和他們周旋,完全可以各個擊破,沒有什么自傲地地方。如果是我,絕不會像你那般狼狽不堪,我會毫發無損的滅掉那四個高手后走出大山,不會像你那般重傷垂死。這門玄功給你修煉,簡直是浪費!”

    辰南心中真地有些憤怒。眼前這個狂傲的青年讓他異常厭惡,這明明是他的家傳玄功,對方不知怎樣得到了,到頭來不但想來殺他,還對他擺出一副教訓的姿態進行侮辱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不是傳說中地那個人,今天我一定要將你變成一個廢人,這門玄功只有我們杜家人才配施展!”

    杜宇話畢,腳踩天魔八步。身體原地留下第一道殘影,快如閃電一般向辰南沖去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……我不配施展?”辰南動了真怒,不過他卻沒有因此而失去理智,眼前的青年實太可怕了,的確如對方說的那樣,他會的對方也會,他非常的被動。

    “刷”的一聲,辰南騰空而起。天魔八步能夠任意改變方向,飛行八步距離,他的身體如一道淡淡地光影一般,空中劃出一道道詭異的路線,躲避過杜宇的數十重掌力。而后如破空之流星般急墜而下,向杜宇頭部踏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杜宇冷笑,一拳向天轟去,“喀喇”一聲巨響。他所轟擊而出的拳風,竟然攜帶著十幾道刺目的閃電,逆空而上,襲向辰南雙腳。

    辰南不避不退,再次加力,雙腳處也爆發出陣陣電芒,同時一道道奪目的黑亮真氣爆發而出,整片空間一陣劇烈動蕩。他腳下像是有一個黑太陽一般,直欲將附近的空間扭曲、碎裂,一股可怕的狂風沖向地面。

    大地開始劇烈晃動起來,可怕地罡風令地面出現一道道巨大的裂痕,向著遠方蔓延而去,十米開外的幾塊巨石像稻草人一般被吹上了高空。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一聲巨響,拳、腳終于相撞了一起,空際一道驚雷炸開。光芒璀璨的能量風暴瘋狂向四外洶涌而去。方圓三十幾丈范圍內轉瞬間便化為了沙漠。

    杜宇蹬蹬向后退出去十幾步,后雙膝皆沒入地下。才定住身形。而辰南則空中翻騰出去十幾丈距離,才落地上,腳步有些虛浮。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”杜宇并未因占據上風而露出喜色,反而有些吃驚之色,他自語道:“我修煉玄功產生的真氣乃是正宗地金黃色,其他人修煉得來的銀色真氣、淺黃色真氣,根本不能和我的真氣相提并論,以前我雖然沒有見過這種黑色真氣,但可以肯定絕不可能和正宗的金黃色真氣相抗衡。為什么這個家伙以四階之身,運用不純地玄功真氣接下了我一拳,我已經身處五階境界了啊,我修煉得來的真氣乃是純粹的金黃至尊氣??!為什么會這樣???”

    辰南冷冷看著他,現他的心情非常糟糕,他已經從杜宇的口中得到了一些相關的信息,對方的背后極有可能是一個隱秘的大家族,這個家族有許多人都修煉了他地家傳玄功,而杜宇可能是同輩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事情很復雜,情況非常嚴峻,辰家的不傳之秘竟然被外人所掌握了,這令辰南有些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來自一個大家族,難道說有許多人都掌握了這種玄功?”辰南強制自己平靜下來,向杜宇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說去不客氣的話,我杜家面前,東大陸的十大修煉世家不過是一個笑話。有哪一個家族有我們歷史悠遠?有哪一個家族能夠比得上我么杜家的強大武力?自古以來,我們杜家才是修煉界真正的第一世家,我們才是東大陸的主宰者?!倍庞钏坪鹾芸簥^,不知不覺間已經透露給辰南許多驚人地消息。

    “第一世家?真是一個笑話!從來沒聽說,東大陸修煉史當中,似乎從未記載過這樣一個家族吧,似乎連姓杜地高手也沒提到過?!背侥蠋е唤z輕蔑之態,他心中已經相信的了對方地話語,但他需要多的信息,有意激怒對方。

    “嘿,我知道你有意激我,不過有些話即便對你說了也無妨。我杜家自遠古傳承至今,高手無數。如果不是受制于某些近似詛咒的誓言,早就出世了,我們隱忍萬年,終于到了破除詛咒的階段。你看著吧,以后杜家之名,必然傳遍天下,東大陸絕對沒有人能夠與我們抗衡。我們杜家是東土的主人,是東土修煉界的皇者,杜家號令一出,天下莫敢不從!”

    杜宇眼中閃爍著近乎瘋狂的光芒,似乎杜家號令天下的時代已經來臨了。

    辰南心中卻一沉,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,事實上如果對方的家族都懂得他的家傳玄功,他不敢想象了。

    一個具有龐大實力的古老家族即將復出……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……我們杜家是東土的皇者,具有優秀血統的杜家,居然隱忍了上萬年,真是殘酷啊。不過這一切終于都要結束了,我們君臨天下的那一天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“父親,他們這一脈是你的傳人嗎?你好像留下了天大的后患??!” 看著自負近乎瘋狂的杜宇,辰南心中暗嘆:“想要將他們這一脈的武功收回來不容易??!”

    “什么東土的皇者,什么優秀的血統,你所謂的天下第一家族,不過是辰家的奴才!” 辰南隱隱猜到了某種可能,大喝道:“你們所持仗的蓋世功法,乃是辰家的無名玄功。除此之外,你們還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?辰家傳你祖先功法,不是讓你們狗尾翹上天,不是讓你們狂妄無知的滿世界亂吠,必然授予了你們相應的責任,不然辰家怎會將這不傳之秘授予外人?你們這群大逆不道的狗奴才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這些話語如當頭棒喝一般,似乎擊中了杜宇的要害,驚的他一時說不出話來。他用怨毒的目光盯著辰南,惡狠狠的道:“一切都該結束了,只要你死掉,一切就都結束了,你去死吧!”
【記住網址 www.bozrug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七星彩走势图2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