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神墓 >

第十七卷 第三四六章 喚魔蛻變

    第三四六章 喚魔蛻變

    龍兒看著白發蒼蒼,身軀佝僂,無比衰老的辰南,小臉上滿是同情之色,認真的點了點頭,道:“當然可以,我感覺老爺爺很親切?!?br />
    辰南滿是溺愛之色,小心的將他抱了起來,這一刻他心中充滿了興奮的感覺,這是自己的兒子啊,一個小天階強者,大龍刀前身的另類重生者!

    這讓身為父親的他,深感驕傲與自豪,他知道龍兒有朝一日,定然能夠大放異彩,他日的成就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面對親生骨肉,辰南心中激動無比,血濃于水的親情啊,這是他生命印記的傳承,但是就這樣如此近距離的抱著龍兒,他卻不能相認!

    這是一種莫大的痛苦!

    “老爺爺我真的感覺你好親切啊,我感覺你仿佛是我親近的人一般……”龍兒用小手撫摸著辰南滿是皺紋的臉頰,一雙黑寶石般的大眼滿是迷茫之色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辰南苦澀的笑了笑,道:“我們投緣,也許上輩子我們真是父子呢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嗎,也許真是這樣啊,說不定前生我們真是親的人?!饼垉赫J真的點著頭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想我們可能真的是父子呢?!背侥衔⑿χ?,心中卻很不好受,道:“老爺爺做夢都想有你這樣一個好孩子啊?!?br />
    “老爺爺我感覺你似乎很傷心,你怎么了?”龍兒仰著小臉詢問道。

    辰南心中確實波瀾起伏,他搖了搖頭,道:“沒有啊,今天能夠見到龍兒這么可愛的孩子,老爺爺感覺很高興?!?br />
    “老爺爺你認識我,你知道我叫龍兒?”龍兒注視著辰南。

    辰南心中激動之下。險些露出破綻。他無言的嘆了一口氣,面對親生骨肉卻不能相認,他感覺很不好受,開口道:“龍兒小小年紀,卻能夠大戰法祖,許多人都看到了那精彩的戰況,老爺爺當然也看到了,所以知道你是誰?!?br />
    正這個時候。龍兒目光一滯,望向不遠處。辰南順著他的目光看去,發現了無比熟悉的影跡。

    紫金神龍這個老痞子越來越帥氣和男人味道了,三十幾歲的樣子,很符合小女生地審美觀。不過他光站著不動還好,現一旦露出言行,立刻顯露出了痞子本性,流里流氣的哼著小調。仙園內左顧右盼,且打著響指。

    他不遠處,金黃色的小皮球龍寶寶,依然如當年那般,沒有絲毫變化。小東西似乎很喜歡現的樣子,早已能夠化成人形,但從來不肯那樣做。

    此刻,它正忙得不亦樂乎。一只金黃色小爪子,高舉著一只酒杯,頻頻跟旁邊的神靈碰杯,同時另一只小爪子,那個動作真是塊??!快的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,不斷的向口中塞美食。

    看的旁邊地神靈眼睛都直了,尤其是那些天使侍者,他們發現即便動作再快。也難以供的上龍寶寶的速度,小東西就守護餐車的附近,那是上來一車吃光一車啊。

    “哦,神說這鵝肝不錯,喔,這牛排也很好,火候很到位?!毙|西便吃便喝,口中還不忘品評一番。同時對著旁邊那個跟他碰過幾次杯。但早已看的發傻的神靈,道:“來。我們再干一杯。喂,你想什么呢?怎么能夠宴會中走神呢,這是很失禮的儀態,這樣很不好哦!”

    “干……干杯……”那個神靈的雙眼光顧看小龍另一只塞食物地小爪子光一般的速度了,碰杯過后他才如夢方醒,有些氣憤的轉過身去,憤憤的道:“從來沒見過這種吃法,還說我不顧儀態,我#@%t……”

    “嗨,高貴而美麗的小姐你好啊,很榮幸見到你,我們干一杯?!蹦敲耢`被小龍氣走了,小東西又開始對正走過來地一名女性八翼天使眨動大眼。

    “好可愛的小龍寶寶哦!”女性八翼天使看到小龍可愛滑稽的樣子,頓時愛心大泛濫,愉快的跟它碰了下酒杯,而后還不不忘摸了摸小龍。不過緊接著她像是想起了什么,道:“你你……不會是……當年地四個大盜之一吧,而且近年來……近年來……”而后踉踉蹌蹌急忙走開了。

    “嗨,美女不要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遠處,小鳳凰看到紫金神龍與龍寶寶這個樣子,感覺自己好沒面子。她已經化成了人形,眼下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女童的模樣,漂漂亮亮,非常的可愛,如精致的瓷娃娃一般。不過,此刻卻因為小龍和紫金神龍的緣故,顯得羞羞答答,非常秀氣的小口的喝著仙露。

    “老爺爺我給你介紹三個朋友,他們……他們……很特別,不過卻是我地好的朋友!”龍兒似乎感覺有些不好意思,因為痞子龍和龍寶寶的表現,實有些過分。

    “好啊?!背侥蠜]法拒絕龍兒的要求。同時,他也想近距離看看幾位伙伴,可以說紫金神龍他們這個世上與他有默契,當年種種往事他不可能忘卻。

    當辰南牽著龍兒的小手,來到三頭神獸近前時,立刻引起了他們的注意。他們三個皆涌起一個極其怪異感覺,似乎眼前之人似曾相識,但就是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辰南的氣息完全變了,靈魂都已經殘破,且今日宴會的主角之一便是“辰南”,三頭神獸無論如何也猜不到眼前之人地身份,只能狐疑地相互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老爺爺這是痞子龍叔叔,這是小鳳凰姐姐,這是龍寶寶弟弟?!?br />
    “痛苦呀,為什么每次到了我這里都降一級呢?!睂Υ私榻B,龍寶寶非常不滿,但是也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辰南與三頭神獸對望一眼后,似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般,非常自然地熟絡了起來,相互間連續碰杯。

    隨后。紫金神龍對龍兒道:“小龍兒今日是不是又想找我拼酒啊,你父親呢,我們想見他,這個混蛋家伙居然一聲不響消失了十三年,真是可惡!”

    “他和法祖還有那個德猛商量事情,要等一會兒才能出現。拼酒就拼酒,誰怕誰!”

    辰南發現龍兒有著乖巧善良的一面,同時也有著他所不了解的一面。比如?,F他豪氣的運用神通招引來兩大桶酒水,與紫金神龍一人一桶,毫不含糊的痛飲起來。

    這個小酒鬼,辰南笑了起來,想起了他小時候用酒水換奶水地事情,很溫馨、但卻很久遠的事情了……

    正這個時候,一個非常不和諧的聲音,打斷了場幾人的歡顏笑語。

    “四腳蛇你居然還敢跑到這里來!”一個身材高挑。殺氣騰騰的金發男子,大步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當是誰啊,不久是一個斗神嗎?哦,快達到神王階了?不過還不夠分量啊,去呼朋喚友吧。龍大爺我接著就是。上次,本龍還沒殺的過癮呢!”

    紫金神龍這一刻,格外的強勢,殺機畢露。驚的附近地人,都趕緊退避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來,南宮仙兒裊裊娜娜,蓮步款款向這里走來,妖嬈之體透發著無的魅惑,絕世嫵媚的容顏上,一雙水汪汪的大眼,是勾魂奪魄。

    她笑吟吟的對著那個陌生的男子。說道:“你還真是膽大包天,居然敢這種場合大鬧,怪不得你們神靈谷的人地會被人打上門,將主腦人物之一給斬首,你們的沒落不是沒有道理??!”

    面對南宮仙兒的冷嘲熱諷,那名男子羞憤無比。

    他們這一脈都乃是自人間破碎虛空上來的斗神與法神,被西方神域認可,聚合一個名為神靈谷的地方。由神域派出地神王高手領導。與各主神殿平起平坐,同時也有天使侍候。

    痞子龍的大仇人就是當中的一位神王。他深深知道敵人的厲害,一直隱忍未報仇,七年前祭拜小白龍時,老痞子實忍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龍寶寶與小鳳凰地陪同下,來到西方天界,苦等多日,終于等到那個神王落單,他惡狠狠的迎擊了上去,一場慘戰過后終于將對方滅殺。至此之后,便被西方天界許多神靈通緝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過來!”高挑的男子見南宮仙兒似乎來助陣,一聲喝喊,立刻有二十幾名神靈快速走來,將紫金神龍他們包圍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誰誰誰?。?!誰找我朋友的麻煩?”這個時候,不遠處一條身影站了起來。一個酒肉和尚吃的滿嘴流油,左手一只大肉肘子,那叫吃的一個香??!右手一壇美酒,搖搖晃晃就走了過來,快與龍寶寶有的一拼了。正是玄奘和尚。

    “想生死大戰嗎?我喜歡,五陰魔獄好久沒有生命祭獻了?!币粋€冰冷的聲音再次傳來,大魔酷酷地走來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混天小魔王非敵非友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隨后,白發男子東方長明,好戰狂女李若蘭也紛紛走了過來。后,死神潛龍與龍舞也自遠處走慢慢逼近而來。

    令這里的空氣一片緊張,大有一觸即發便將血戰的趨勢。

    不過,神靈谷一方顯然都出了冷汗,他們人數雖然多,但是另一方走來的人,不是神王就是神皇啊,驚的他們大氣都不敢出。后,神域內幾位老一輩人物的調節下,這些人終于找了個臺階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緊張的片刻,引得仙園內許多神靈觀望,不過隨著事態地平息,仙園內很快恢復了常態,但是卻將當年地一批熟人全部聚集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眾人的目光,不可避免地全部落了辰南的身上,每一個人都有一種錯覺,覺得這是一個熟人,但是誰都無法想起他究竟是誰。

    辰南覺得這樣下去,他早晚要暴露出身份。他想找接口離開這里,但是突然間感覺一陣暈厥,險些栽倒地。

    龍兒一聲驚呼,急忙扶住了他,龍舞則快速穿過人群。緊張的來到他的近前,關切的攙扶住了他。這微妙的舉動,令場的場幾人都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“沒事,我想找個地方坐一會兒?!?br />
    龍舞與龍兒急忙將他扶到了不遠處的一張椅子上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,辰南慢慢地閉上了雙眼,因為他的心神完已經遠去,已經飛向了邪惡的辰南那里。

    此刻,邪惡的辰南正與法祖還有德猛一座懸浮的島嶼之上。這乃是神域內的眾神為表法祖尊崇,而為他建造的。

    懸浮的島嶼,就處神域上空,周圍白云浮動,島嶼之上奇花盛開,瑤草鋪地,仙鶴飛舞,白猿歡跳。壽龜匍匐,這里簡直就是一方世外凈土。

    唯有法祖非??粗氐厝?,才能有機會登上此地。

    今日,法祖與德猛這里談論著第五界的形勢,邪惡的辰南雖然也時不時說上幾句。但是明顯不怎么感興趣。他內心很不寧靜,一遍又一遍的著體內的喚魔元氣,想要徹底找出那讓他寢食難安的不好預兆的隱秘。

    終于,他心海深處。破開重重混沌,尋到了一些端倪!

    身體的力量瘋狂涌動起來,將旁邊地法祖與德猛驚的立時坐起,他們發現辰南的臉色極其不好看,不理會兩人,竟然神情凝重的獨自打坐起來。

    法祖冷笑道:“傳說中天階心魔產生了嗎?”他雙目中兇光大盛,幾次舉起手掌,但是都被德猛那冷酷的眼神阻止了。后兩人全部退走了,留下邪惡地辰南一人獨自靜靜打坐。

    邪惡的辰南神識海深處,猛然大喝了一聲:“喚魔經啊,喚魔!果真另有玄虛,居然能夠與太上忘情對抗!你給我出來,被喚來的魔,我不管你來自哪里,到底是誰。都給我滾出來。滾出我的心海,滾出我地神識海!”

    神識海中未被觸碰過的地帶。猶如外界未被開放過的混沌一般,蒙蒙一片。邪惡的辰南不斷的崩碎神識混沌海,快速的朝著那點滴氣息沖去。

    他無比憤怒,以為自己是蛻變出的唯一,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喚來的魔比他隱地深!他不相信喚魔經比得上太上忘情錄,但是現事實擺眼前,不得不讓他震驚與憤怒。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邪惡的辰南轟碎出一片開闊的神識海,終于找到了令他不安的根源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囂張狂妄的冷笑,自前方的神識海深處響起。一個黑發青年男子赤裸著軀體,如魔神一般冷冷的盯著邪惡的辰南。

    “該死!竟然真地隱我地神識海深處!”邪惡的辰南憤怒地咆哮著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本體辰南的思感被快速拉扯著,飛到了此地。他看到兩個年輕的辰南,正冷冷的對峙著,白發者他知道乃是太上忘情錄的產物,那黑發者透發著無的魔氣,從來沒見過,但是卻可以感覺到他的強大與可怕。

    魔!

    看到黑發辰南的一瞬間,本體辰南不知道為何,立刻想到了這個詞。不錯,那確實是一個魔!無論是體魄,還是氣質,任何人第一時間看到他,都會生出這樣的想法。

    而白發辰南卻是邪氣滔天!

    一個魔!

    一個邪!

    兩者對立!

    “喚魔而來的辰南!”

    “太上而來的辰南!”

    兩個辰南各自冷冷的開口,隨后他們共同望向了辰南。

    辰南從來沒有想到喚魔經,竟然也能夠蛻變出一個個體生命,這超出了辰家典籍的記載。對此,他真的感覺很意外,忍不住問道:“你是如何產生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黑發魔性辰南仰天狂笑,囂張不可一世,后他冷冷的道:“這要多謝太上忘情玄功,沒有它的壓迫就不會有我,哈哈……真是很有趣的事情,我是壓抑的魔性大爆發!”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”辰南聲音冰冷,遠處凝視他們,過了很長時間,他才緩緩開口道:“想死的話,就去決斗吧!誰勝誰活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黑發魔性辰南與白發邪惡辰南同時大笑,他們有些輕蔑的看著本體辰南,道:“你命不久矣,無論誰能勝出,你都要死去!”
【記住網址 www.bozrug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七星彩走势图2元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