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神墓 >

第十七卷 第四二零章 斗戰圣者

    第四二零章 斗戰圣者

    魔威驚六界,霸氣壯山河!

    辰戰,一代天驕人物,其魔性之體這一刻,可謂百戰不死的斗魔,戰意凌云霄,氣勢蕩九天,引得十方云動!

    周身上下,十八個前后透亮的血洞,顯示出他身受重傷,但并沒有讓人覺得他狼狽與弱小,相反從那橫掃八荒的強勢氣息來看,其魔軀顯得加的高大了,仿佛矗立天地間的永不可戰勝的斗戰圣者一般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聲魔嘯,中央古大陸都仿佛顫動了起來!手中“獨孤”遙指玄黃,迫人殺意,似無堅不摧的刀鋒一般,懾人心魄。

    玄黃,擦凈嘴角的鮮血,手持獵獵作響的大旗,整個人爆發出一股戾氣,到了此刻玄黃已經沒有什么可說的了,今日他已經徹底失去了顏面。如果不能夠將眼前這太古以后的“絕對第一人”滅殺,那么他將無臉面對眾多天階高手,所謂的不可挑戰的禁忌人物將被成為一個笑柄!

    黃色煞氣籠罩四方,黃色光芒竟然已經化成如黃色尸水般的液體,高天之上已經沒有云霧,現慘烈的黃煞惡水洶涌澎湃著。

    這實是無比驚異的景象,高天之上大浪涌動,仿佛無的惡水凝聚成了一片海洋一般。

    “辰戰受死!”再也沒有過多的言論,玄黃知道與其用言語來表達他的憤怒,遠不如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一切重要。

    他站大浪滔天的黃色惡水上空,抖動著絕世兇旗,當前無風浪,向著辰戰涌動而去,漫天的黃色惡水,幾乎剎那間將辰戰淹沒了里面。

    無的魔氣直貫長空。惡水中辰戰似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一般,又像是一條呼風喚雨的神龍一般,將漫天地海水攪動的旋轉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種場面之浩大,讓遠處所有天階高手都瞠目結舌,因為他們發現整片天空都抖動,無的惡水如果灑落向暗紅色的大地,整片第三界恐怕都有成為沼澤的噩運。

    無的幽冥火焰自辰戰的身體爆發而出,黑色森然的大火剎那間就席卷了天地。竟然無地惡水中熊熊燃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是傳說中能夠燃一切的魔火!

    黃色云煙飄蕩,中央古大陸上空,滾滾煙火與惡水交織一起,不斷的激烈浩蕩,席卷了整片的天空,看起來慘烈無比,這異相實恐怖到極點。

    終,無的魔火熄滅了。辰戰再遭重創,但是漫天的黃色惡水也被煉化了大半,剩余的部分已經難以涌動起波浪。

    又是一次慘烈的交鋒。

    辰戰雖遭重創,但卻有雖敗尤榮之勢,這是所有天階高手地想法。他們覺得辰戰給玄黃造成的壓力越來越大了!

    這是一個永不屈服的斗戰圣者,只要不死,氣勢就越來越盛!也許真如他自己所說那般,為戰而生。為戰而活!天生的不滅戰魂!

    “好!”玄黃終的怒火,僅僅化成了這樣一個冰冷地字眼,手中絕世兇旗被他擲于高天正中央,剎那間爆發處無比刺眼的黃色光芒!

    “煞氣吞天地,一百零八魔將,現世吧!”

    玄黃大旗涌動起滔天的煞氣,剎那間崩碎了開來,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中。一百零八桿通天大旗矗立天地間,每一桿絕世兇器都長足有千丈,煞風狂涌于天地間。

    高天之上,蕩起無地罡風,死亡黃光中,一百零八桿絕世兇旗像是一百零八道魔相一般,將整片天空都擠滿了。

    通天兇旗遮天蔽日!

    死死的將辰戰困了中央!

    這是絕世兇陣,本是為魔主準備的。但眼下卻被玄黃用來對付辰戰了。他的整體實力絕對遠高于辰戰。但是辰戰的體質與靈魂實太怪了,幾次都本應形神俱滅。但卻都完好無恙都的活了下來。這讓他知道尋常的方法根本無法殺死此人,便將這絕世兇陣祭出,準備干凈利的讓辰戰化為飛灰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桿兇旗,遮天蔽日,獵獵作響,搖碎了天地,這方天地一片昏暗。為可怕地是,許多兇旗之上,都有猙獰的影像顯現了出來,其中赫然有時間之神與空間之神!

    遠處的天階高手一陣大亂,玄黃的手段未免太過暴戾與可怕了,竟然將不少太古天階強者煉化成了旗魂,這等邪異手段真是人神共憤!

    一百零八桿兇旗,如果全部被煉制,那豈不是說將有一百零八位天階強者,要遭遇慘事,這實太可怕了!想一想他方才所說的一百零八魔將,必是如此無疑!

    還好,不過少數大旗已經有精魂浮現而已,大多數都還是僅僅有煞氣籠罩。

    現,所有人都將玄黃視為了為危險可怕的人物,如果真讓他聚集起一百零八魔將,六界真的徹底大亂了!

    怪不得當年魔主等人要將他封死第三界,此人實是禍亂天地間的巨兇,理當封死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被一百零八桿絕世兇器圍困地正中央,辰戰顯然遇到了天大地麻煩,一道道毀滅之光比任何的攻擊都要兇險百倍!

    尤其是封印有天階高手地兇旗,是凌厲到極點,激射出的毀滅之光,令辰戰的身體幾次被洞穿!但是,他依然是不屈不服,絕世兇陣中縱橫沖殺!

    “化為飛灰吧!”玄黃露出一絲冷笑,沒有人比他了解兇旗的威力,如果真的能夠集成一百零八魔將,他敢單人逆天!

    遠處,眾多天階高手心驚膽戰,這等陣法如果換成他們會怎樣?許多人不自覺擦冷汗!

    辰戰像是暴風雨中的雄鷹一般,遮天蔽日的兇陣中沖殺。

    但是,隨著一條條精魂自兇旗中顯化而出。他遇到了天大的麻煩,那些可都是成名的天階高手??!被煉化后他們步調一致,有規律地按照兇旗的指揮攻擊,就加的難以對抗了!

    “萬——古——皆——空!

    黑發辰戰,入鬢的劍眉倒豎,雙目中冷芒爆射,亂發無風自動,渾身都是血跡。魔氣洶涌澎湃!戰意席卷天地間!

    一招萬古皆空,的確稱得上笑傲萬古的絕學,雖然沒有沒有將撲上去的十幾條精魂擊潰,沒有將他們打回原始之態,但是卻有效的將眾人崩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十幾桿千丈兇旗劇烈搖動起來,險些被打地翻飛出去。

    玄黃驚怒,這個辰戰未免太不好對付了,想一想有釋然了。一百零八魔將組成的絕世兇陣。還遠未臻至圓滿境界,還需要太多的精魂來填充。眼下,辰戰絕對是一個非常好的人選,不滅的戰魂啊,封入兇旗中定然可以讓兇旗威力激增。

    高天之上。罡風涌動,虛空崩碎,煞氣澎湃,黑黃的天空格外的恐怖。嚇人無比!

    這個時候,兇旗中的厲害角色,開始顯化而出,時間之神與空間之神,與十幾位天階高手,大旗地護佑下,將要展開為兇狠的攻擊,準備吞噬辰戰!

    魔性辰戰已經感知了這一切。這一次他仰天長嘯了一聲,大喝道:“玄黃不過如此,今日領教完畢!”而后魔音貫穿中央古大陸:“亙——古——匆——匆!”

    無比玄秘而又可怕的法則,并不是攻向眾人,而是作用給了自己,他逆轉陰陽、錯亂時空!竟然貫穿出了千古絕陣!竟然打出一條通道,逃離出了一百零八桿兇旗籠罩的范圍!

    亙古匆匆,果真是大神通!不愧是眾多天階高手議論的神秘玄法!

    玄黃驚怒。眼看就要將辰戰吞噬了。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生生逃離了出來,他知道絕陣還遠未吸收到足夠地戰魂。遠遠沒有達到那驚天地泣鬼神的可怕境界,但是圍困住一個高手應該足夠了??!

    他回想著“亙古匆匆”,也不禁幾次變色,想不到這傳說中不完善的法則,竟然有著這么大的威力,實乃自保地絕學!

    “你想不戰而退嗎?”玄黃大喝,想要用天階高手的顏面困縛住辰戰。

    但是,辰戰來也強勢,退也強勢,依然是那樣自信無比,以手掌天地般的強勢之態,喝道:“你殺不死我!你只戰勝了我魔性的一面,你還未見到我神性之體!”

    說罷,渾身是血的辰戰,留下手中“獨孤”,而后如劃破長空的流星一般,消失茫茫第三界!

    留下了一個不可磨滅的身影,永遠的烙印進眾人地心海!

    辰南默默注視辰戰遠去,沒有多說什么,他知道這魔性辰戰覺醒的是戰斗的本能,父子親情等等的一切,也許還沒有記憶呢……

    今日辰戰之表現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竟然以一擊之力大戰玄黃而沒有被殺死,而且戰意越來越高昂,氣勢越來越強盛,這實是讓所有天階高手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要知道玄黃乃是太古巨兇啊,可是能與小六道六位道主平起平坐的人物,古往今來少有的禁忌高手,打遍六界難逢抗手,而辰戰不過是后世的高手而已,這種戰果實算打破了某種固有地觀念,向世人證明,后世人杰是可以與太古洪荒人物一戰地!

    辰戰雖敗尤榮!

    因為這不是他全部的實力!

    一百零八桿千丈兇旗,遮攏了這片天地,滾滾煞氣涌動,看起來慘烈無比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魔主一把抓住“獨孤”,一步邁入了可怕地絕陣中,他竟然自己從容的走了進去!

    不愧為千古魔主!

    威壓六界,氣吞天地!

    “玄黃徹底來個了結吧!”魔主冷冷的道來,語態平靜無比,但是威嚴懾人心魄,即便是遠處的天階高手,也都膽戰心驚。

    魔主滿頭銀發,容貌英俊冷酷無比,此刻他如絕世魔刀一般迫人!

    玄黃知道生死之戰開始了!魔主敢自陷絕陣中,顯示出了其自傲與曠古絕今的修為!他是從容與自信的!

    一百零八桿兇旗瘋狂旋轉起來!玄黃已經將力量提升到極限!

    不死不休!

    漫天煞氣翻滾,整片中央古大陸都顫動!

    蓋世的威壓,驚的這片大陸上所有天階高手心中都劇震不已,這第三界中許多被封印的人物,是長嘯不斷,似乎要掙破那太古牢籠,沖出暗黑無光的封印之地……

    風云變換,天地失色!

    千古絕陣中,魔主如山似岳,對抗著一道道死亡之光,是生生硬抗下來一道道精魂的聯手攻擊!

    魔主似乎被困縛住了,兇陣中不斷縱橫沖殺!似乎處于下風中,畢竟玄黃本人還未親臨陣中呢!

    但是,辰南卻發現了一個微妙的情況,蓋世魔主似乎帶動著整片絕陣移動!

    一百零八桿兇旗同時緩慢隨著魔主的步調而向某一方向前進著!

    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注意這細節,因為絕世兇陣并沒有被破掉,而且煞氣越來越重了!

    直至不知不覺間,一片結界地帶出現玄黃眼中,他才感覺情況似乎有些微妙不對,一聲大吼,他沖進了千古絕陣,兇陣中與魔主再次交起手來!

    這個時候,所有觀戰的天階高手,也都發現了這個問題,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遠離了原來的戰場!

    是魔主主導著這一切!他竟然帶動著整座陣法移動!

    光芒閃爍,絕世兇陣被帶入了結界中,所有天階高手略做猶豫,也跟了進去,但是他們很快發覺進來容易出去難,竟然無法回返了!

    里面有不少天階高手爭斗,而為惹人注目的是一個巨大的太極圖懸浮空中!

    “攝!”這個時候魔主一聲大喝,巨大的太極圖中爆發出一片恐怖的光芒,剎那間打入了兇陣中,將魔主抓手中的一條精魂攝取了回去!

    玄黃大怒,吼道:“魔主你果然好算計啊,看一看是你吞噬了我,還是我吞噬了你!”
【記住網址 www.bozrug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七星彩走势图2元网